留住传统村落乡愁的滋味
日期:2019-06-24
来源:河南日报

  村落不可能也不应该一成不变,只是这样的变化不应是衰败,而应是成长。

  住房城乡建设部、文化和旅游部等6部门日前公布了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,全国2666个传统村落榜上有名,我省巩义市大峪沟镇海上桥村等81个村落入选。目前,中国传统村落总数已达6819个,其中我省共计有204个。

  有人说,中国人往上数三代,多数来自农村,对于河南这个农业大省来说,更是如此。很多人即使工作生活在城市,也难以忘怀“狗吠深巷中,鸡鸣桑树颠”的恬淡意境。然而现实中,为了保护古村落,却往往不得不与时间赛跑。有的村民翻新住房,拆掉祖屋抹去壁画;有的全村外出务工,留下老人儿童;有的地方把古村落当“摇钱树”,随意搭建破坏古貌……一组数据让人惊心:近年来,中国传统村落锐减近92万个,并正以每天1.6个的速度持续递减。

  “古村落的保护,比保护一个故宫更难。”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楼庆西曾慨叹。这也不难理解,古村落星罗棋布,而故宫只有一个。一个尴尬的现象是,社会精英的兴奋点和传统村落里的居民不一样。当学者们为一栋栋拆改的民居扼腕叹息时,村民们的反馈却是“我和你们的住家换一换怎么样”。“空心化”加速着传统村落的衰败,地处偏僻,经济不发达,村民搬离的越来越多,传统村落里留守的大多是老年人,房屋空置率很高。

  正如著名作家冯骥才所感叹的那样:“每座古村落都是一部厚重的书,不能没等我们去认真翻阅,就让这些古村落在城镇化的大潮中消失不见。”如何以敬畏之心、历史之责守护好祖先留下的宝贵遗存?信阳郝堂村的实验,就是探索抢救中国自然村落的方式之一。表面上看,这里随处可见的狗头门楼、清水墙和瓦坡屋顶,以及依山水而建的拱桥,试图还原一种古典的传统村落形象。往内里瞧,郝堂村其实“很现代”,以“内置金融”切入来发展集体经济,村集体有了产权、财权,才有可能对村庄的事务有事权,并有治权,调动起村民自己的积极性,靠自己的力量搞内生发展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将具有较高历史文化价值的村落,一个个甄选和认定下来,列入名录加以保护,这种方式对传统村落保护来说,无疑是最重要也是最主要的。然而,还有没有“名录保护”涉及不到的领域,需要其他方式来辅助?发展古村落群实属良策。鹤壁五岩山向西3条沟分布着10个行政村、22个自然村,这里石屋风貌保存较为完整:石路石巷石头墙,石楼石院石板房,石碾石磨石扇子,仿佛穿越到了古典小说中的场景。其中有一些列入国家名录的传统村落,还有一些村落虽然未列入名录,但与列入保护名录的传统村落在历史人文上相互依存,文化生态保持较好,鹤壁市把这些相邻又相关的大大小小的村落作为一个整体对待,打造“北斗七星”古村落群,进行自我的凝聚、互补与强化,取得了显著成效。地方政府类似的主动创造,是文化自觉的表现,也是符合传统村落自身特点的科学的保护方式,值得推广。

  村落不可能也不应该一成不变,只是这样的变化不应是衰败,而应是成长。在乡村振兴和传统文化复兴的浪潮下,古村落的发展迎来了新机遇、新动力。唯其如此,才能守护好我们的乡愁,留住我们的根。(评论员刘婵)

责任编辑:王欣舒
在线评论
用户昵称:   匿名 在线评论选件用户手册     请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……
验证码:           查看评论